王宣予写诗,离不开灵气和天赋——读潘志铭的诗-边防文化

王宣予写诗,离不开灵气和天赋——读潘志铭的诗-边防文化

王宣予


没有鸡毛的年代
我还写什么信
春天里生下的儿子
都很健忘
不过一阵风
呼的一声
远去了
这是潘志铭的诗《路过春天》里的一段句子。写历史,观现实。才发觉,原来我们“都很健忘”。健忘的速度比风还要快,“呼的一声,远去了。”果真应了那句老话“人心不古”,世事无常。很多事情,我们很无奈。很多事情,我们无法消化和排解。于是,敏感、善思、痛苦的诗人,在“路过春天”的刹那,选择“鸡毛”、“儿子”、“风”作为具象和载体,将一种萦绕于心的情愫很自然地展现出来。却让有心善察的读者放不下,以至于难以释怀。所谓诗歌的张力、感染力、艺术魅力和影响力,大体不过如此耳。
潘志铭类似风格的诗歌,还有《悲伤的调子》:
村里的唢呐人
会吹奏喜调 悲调
而如今
村里迎亲 上梁 生日等
喜事都不请唢呐人了
他们只出现在丧事里
慢慢的
他们就只会悲伤的调子了
智者说,世间任何事情,不变是相对的。变是绝对的。只是对于乡愁情结深重,故土永远是灵魂皈依之所的人来说,这样的变化实在是难以接受,也回避不了。终究,深入骨髓的乡愁,是滴水穿石的自然人文积淀。恒久悠远,纵贯古今。承载了无数代人情感、信仰与生命的深重记忆。是历史文化、传统文化、民族文化的根脉所系所依所在。唢呐人命运的嬗变与结局,折射出当下一种饱含浓郁风俗风情之传统文化元素所遭遇的不堪现状。从这个意义上说,唢呐人的不幸,是民俗传统文化传承之大不幸。但是,唢呐人错了吗?什么是悲剧?“悲剧就是将人生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并且,你不得不看!”
我的姓 一定源于这里
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
有多厚 我的根
就有多深
血脉延续 五千年
诗书读透 气节渗透
八千里路
英雄的血 还在沸腾
唱一曲莲花落 安安送米来
我们 恰逢中华梦起
皇帝的子孙 世代都是
一幅永恒的挂毯画
一粒花生 一颗枣
围魏救赵的时候
我把你们藏在心头
天涯有多远
我们 就有多远
这首《大美内黄》的诗歌,是潘志铭参加“诗意枣乡.早春内黄”的竞赛作品。如果没有一点灵气或曰天赋,不可能写出这样无论品位、层次,还是内涵和境界都非常高远的诗歌作品。我以为,所谓的灵气和天赋,就是悟性。潘志铭用自己优秀的诗歌作品,证明了他具有不一般的悟性。这种悟性,源自于其对诗歌的热爱和专注。源自于其对诗歌的较高认识、深入解构和删繁就简,至性见真的良好修养。

想起桂林 就约上蓟北处士
找不到路 也不急
石湖居士 定会尽地主之宜
水上浮明月 我们饮酒
天上白玉盘 对影
筏上 恰好是三人
同舟之人 定同向
撸起袖子 十七米的隧道
就是一千多年的流光
喝开了 难免
争论象鼻如何长饮不起
——多么好的水
喝高了 一定奋不顾身
争相 拔去背上的剑
——蹭着月光 磨了又磨
这首《象山水月》的诗歌,跟《大美内黄》诗歌相比,具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潘志铭参加“桂林春晚.象山水月”的竞赛作品。看上去非常的率性随意,实则精心谋篇布局,遣词造句极尽苛刻缜密。却达到了水到渠成的效果。此诗不仅形象贴切,极具思辨色彩。更兼相当有情趣和味道。可谓情景交融,尽得风流。
读潘志铭的诗歌,多数时候,我是被其诗歌语言的强烈感染力所吸引,进而产生共鸣。在我看来,与这种感染力同在的,是一种被征服了的穿透力。
布谷啼血/王的那块冰/融化于遥远的来路《立夏》。河神前面/撕开胸膛/我雪一般的肉身/天下人/都来分食一口《裹一只粽子祭端午》。从哪里来/定回哪里去/烟已足够浓/不妨再添一炷/神已足够忙/不碍多一位/应接不暇的祈祷/神弹出的福/你随便挑一个《香客》。怀揣愿望的红尘中人/关键时刻/都会远道而来《善男信女》。春风浩荡啊/神伸出舌头/舔舐惶恐人间《经幡》。没了角/杀气是不是少了一些/失去了翅膀/真相是不是近了一点/另一个你/端坐于琉璃瓦屋顶/回不去腾云驾雾了《螭龙》。
限于篇幅,不一一列举。但窥一斑而见全豹。从这些诗中,我们不难看出潘志铭诗歌作品的大体水准。最后我想说的是,因为年轻,潘志铭的诗歌风格、特色、品位、层次和内涵等,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如果他的心性再安静一些,心智再透彻一些,融入在诗歌中的眼光再长远一些。始终保持应有的理性和温度,不被繁杂浮躁,迷离纷纭的所谓“诗歌现象”、“诗歌潮流”所迷惑,所牵制,乃至自乱阵脚。倘能如此,潘志铭日后的诗歌创作,肯定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期待与效果。

作者简介:
潘志铭(笔名司空绝):七九年生,居大理巍山。与酒与诗相依为命。偶有发表,偶有入选,偶获小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