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宣予再完美的父母也会养出伤痕累累的孩子-东莞新华书店

王宣予再完美的父母也会养出伤痕累累的孩子-东莞新华书店

王宣予“关怀而不干涉,分享而不教导”
——做这样的父母,难吗?
难。
但是为人父母哪有不难的地方,
养育之路本身就是一场修行。

家庭生活中,有时难免会出现鸡飞狗跳、一片狼藉的时刻,所幸我们永远都有机会反省,并进行“战后重建”。
亲子关系中的“战后重建”里,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复盘”,对已经发生过的事件进行回顾、总结,看到自己做得好的地方,也看到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
下面通过一位妈妈的记录,教给大家如何通过复盘,来重建和孩子的亲密关系。
事件背景
苗苗是我的小儿子,三周岁。墨墨是苗苗的好朋友,也是楼上楼下的邻居。
昨天,苗苗和墨墨一起从幼儿园回家。走到楼下准备坐电梯的时候,苗苗先按了往下的按钮,墨墨紧接着按了往上的按钮。苗苗急得快哭了,说:“不可以再按了。”然后冲过去用手戳在墨墨眼睛上,并且还狠狠地往里抓,我和墨妈吓得赶紧把他们分开。
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苗苗不能抓墨墨的眼睛,要是眼睛受伤就看不见了。”苗苗听了我的话,立马大哭起来。这时电梯来了,墨妈说她带墨墨先上去,我说“好”并向墨墨道了歉。苗苗见墨墨坐电梯上楼去了,哭得更厉害了,要我抱抱。
我抱着他,等他平静了一些后,我说:“苗苗抓了墨墨的眼睛,墨墨会很痛的。”听了我的话,苗苗直接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哭了三四分钟后,苗苗自己爬起来,擦擦眼泪走到墙角,背对着我站着,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里也平静多了。
这时电梯又来了,苗苗过来看了一眼,“哼”了一声又走到角落去了。我说:“妈妈想上去了,苗苗要不要和我一起上去?”苗苗有点儿不想理我,可是我有点儿急,就说:“妈妈想上厕所了。”他突然又哭着走过来让我抱。

我意识到苗苗有需要被我看到的部分,等他哭声小了一点儿,我说:“刚刚苗苗不想让墨墨按往上的按钮,是吗?”苗苗听完哭得更委屈了,我接着说:“苗苗看见墨墨按电梯很着急。”他“嗯”了一声,突然不哭了。
当我记录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看到自己对墨墨和墨妈有太多的内疚。苗苗之前一再咬、戳、踢墨墨,墨墨每次都很包容苗苗,墨妈甚至担心我会觉得不好意思,还给我发短信安慰我,说墨墨没事。而我当时陷入了自己的那些“应该和不应该”“对与错”中,陷入自己的情绪中,没看到苗苗的着急、委屈,没看到墨墨的惊吓。

复盘
在事情发生后,找个安静的时间,我开始倒带回放。苗苗抓人时,我真的吓坏了,因为苗苗的手指在墨墨的眼睛上用力地抓,万一墨墨眼睛受伤了怎么办?除了惊吓,恼火、责怪、担心、害怕这些情绪一拥而上,变成一团怒火压在胸口。
其实,这个时候我进入了问题区,应当给孩子发出我的信息:“妈妈刚刚吓了一大跳,真的很担心墨墨的眼睛会受伤。”
如果苗苗有情绪了,换挡进行倾听:“苗苗看见墨墨按了往上的按钮,特别着急。”苗苗如果能平静下来,可以转向关注墨墨:“墨墨刚刚是不是被吓到了?”如果墨墨认同这个感受,可以转述给苗苗:“墨墨刚刚被吓到了。”
接下来可以向墨墨转述苗苗当时的感受:“苗苗看见你按了往上的按钮,他太着急了。”其实墨墨可能也有他的感受,这个部分也可以转述给苗苗:“墨墨是担心按了往下的按钮,电梯就往下走了,就到不了家了。”

墨墨觉得痛的那个部分,如果孩子表达出来了,也可以转述给苗苗:“苗苗那样,墨墨会很痛。”
如果孩子们都平静下来,可以用第三法帮助他们解决这个冲突。可以跟他们说:“苗苗只想按往下的按钮,墨墨担心这样会上不了楼,那要怎么办呢,我们一起玩个想办法的游戏吧。”
对于墨妈,等孩子的事情解决好之后,可以向她表达:“你当时吓了一跳吧,我也吓坏了,真担心墨墨的眼睛会受伤,现在想想都后怕。”
墨墨走后,当我说“苗苗抓了墨墨的眼睛,墨墨会很痛的”之后,苗苗直接趴在地上大哭时,我应该倾听苗苗:“妈妈这么说,你不开心了。”然后看孩子怎样回应,再继续倾听。
对于小朋友的冲突,之前我是非常害怕的,当我有过几次失败的经验,并进行复盘以后,我发现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自己只关注事情本身的对错,过多地评判孩子应不应该那样做。其实冲突发生的时候,首先应该关注孩子的情绪、感受。等孩子都走出问题区后,再让孩子看到其实在冲突发生的时候,有很多其他的解决办法。
当我们能够用一种好的方法向孩子展现如何解决冲突的时候,孩子就会学习关心对方的感受,也会懂得冲突并不是一件坏事,也会学习解决冲突的智慧。

复盘后
当时没有表达的,事后再去跟各位当事人表达。可以告诉孩子,当时妈妈有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本来可以怎么做。如果能让孩子承认自己的错误,其实也传递给孩子一种信息:犯错没关系,妈妈也会犯错,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
记录下这些时,我因感动而泪流满面。因为对事情的重现,我看到了孩子的“伟大”之处;我看到墨墨对好朋友的包容;我看到了墨妈的理解;我看到自己是如此幸运,拥有如此好的朋友;我也看到友谊在两个孩子和两个大人之间流动,看到自己的一点点进步。真的很感恩这一切!
第二天,我用两个玩偶——一只企鹅和一只兔子,和苗苗一起用游戏的方法重现了昨天的事情。我们用第三法想了一些办法,最后苗苗自己选择两个玩偶各按一次电梯,然后一起坐电梯回家。我说:“哇,那下次苗苗和墨墨都想按电梯的时候,苗苗和墨墨也可以玩这个想办法的游戏。”苗苗很开心地说:“是的,可以和墨墨一起回家。”
孩子就是这样引领我们成长。为人父母,我们无须完美,也真的做不到完美,但我们可以选择更真实地去面对。这个过程就是对孩子的爱,也是对自己的爱。

推荐阅读
《在远远的背后带领》

作者:安心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有限公司
万千父母追随的父母效能训练班(P.E.T.)
全球督导—安心十年倾心之作
武志红+凯叔+李雪+许宜铭+李小萌
知名心理学、教育学专家击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