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宣予其实最了解你的人在千里之外-把梦想填满

王宣予其实最了解你的人在千里之外-把梦想填满

王宣予# Book And People
# The Story 2018

距离上一篇生日礼盒的读书活动发布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最深的感受便是:这是一个不可测的活动,如同无法掌控的生活和人情一般。
状况:有人收到礼盒好几天舍不得拆包装;有人弄丢了;有好心老板为支持李开心买了两套但自己却不看书(开心表示感谢这样的朋友支持,但初心是希望阅读这件事和活动本身对大家是有意义的,所以以后就不要乱花钱啦);还有人送给自己的小孩、希望她过一年高考后再看的;有人忙着幸福(祝几位姐姐新婚快乐哟);有人忙着旅行;有人忙着梦想... ...

忙是最多的一种状态了,记得以前备战高考时就是靠一本诗集来缓解整日学习之苦楚,那种感觉便是润物细无声的,说不出带来什么好处,只记得晚上会睡得很香。若是整日忙碌,又何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情致呢。所以依然有人愿意慢下来去生活,和木心老先生对话,和自己对话。
伊昊
讀完《xx》,用了三天的時間。木心對詩說過一句話:詩一旦和長聯繫起來,就是災難。當然,刻意的延長和抒發的自然需求完全是兩回事。很多人的長詩顯得繁而悶,木心則不同 ,他的詩即使繁,卻新鮮。好像他有用不完的寶藏,讀完木心詩能突然記起的句子不多,但是他所選擇的意象,還有比喻,都給人新鮮的空氣。
盖盖盖阿
终究将一本书读了下来。
之所以说“终究”,是因为不得不承认为知识的匮乏所缚,涉及到历史,尤其是外国历史时,便只得不求甚解,仅凭高中备考对尼采、昆德拉、德摩斯梯尼等的功利了解,在脑海中塑造着人物的主观形象。木心先生终为大师,意识纵横古今,却又如弄潮儿一般未被裹挟一丝一毫,萌出新的意识将来。
那些独树一帜的出奇观点,如“美貌是一种表情”者,总引我入胜。
不禁想起前段时间所读的《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病人们也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观点,然却深思有理——到底是精神病人还是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的哲学家呢?蚂蚁、石头和人是不同的生命形式么?答案不得而知。正如作者在书序中所写,深思他们的某些观点可能让人不寒而栗,所以还是不要深思为好。
但是我感受到的,木心先生的观点之于这些观点,如科学家之于民间科学家。深不可测的文化底蕴和严密有趣的阐述论证,铸就每一句话的厚度。
再看到《xxxxxxx》篇,果然读得淋漓尽致。有文说:好的文章就是能与读者产生深度共鸣。诚哉斯言!像一股意识流,始于演员和剧场和田野里的牧歌,止于河水和希望和宿命的倒影。貌似毫无逻辑的联想,我却偏偏是跳动的思维基于某个共同点自行连接的。
颇似我之前的催眠方法,漫无目的地“瞎想”,总是从海绵宝宝和派大星开始(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如果想到海底世界和尼莫,那是不成功的;如果想到西兰花和番茄,便知道自己快要睡着了。方法的来源无疑十分荒谬,学习时困到没有意识没有自控,便写着无关的东西,清醒后发现语文课本上多了英语词组、物理公式和生物遗传图解,便想到尝试逆过程来促进睡眠,倒也是十分好用的。
不过,“瞎想”的终点是省略号,进入梦乡;书中则以“如果风再大,就什么都看不清了。”戛然而止,留我无尽回味和酣畅淋漓。
我的同学给我说,借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无意识的意识是本我的体现,也就是所谓直觉,第六感的可信度也在于此,一种跳过思维的直接答案。所以意识从何而来,又在往何处去呢?大概是从所观所感而来,往所思所悟而去。美剧中,固执的科学家和他的机器人设计了一个“框架”将人接入,消除接入者的一个最大遗憾,之后的生活由计算机计算外推。真实生活和计算机模拟的最大不同或许是活的人吧?是计算机所理解不了的冲动、迟疑和爱吧?
也许,因此,“我是谁”“我存在有什么意义”是终极难题,正如在《射雕英雄传》中,智极的欧阳峰却如失常,迟钝的郭靖大智若愚生活的却快乐。
哥伦比亚的倒影是人类文明的倒影,孕育着我们;我们每个人的倒影是宿命的倒影,
“如果不满怀希望,那么满怀什么呢……”
于是我们泪流满面,步步回头,却又不妨向前走。
得一小榭
對於木心先生的了解,源於他是丹青先生的老師,丹青先生數次在課上提起,木心先生是中國建國後唯一沒有斷代的一個人,先生的修為不是我們學生當時可以理解的,直到而立或不惑之年方可領悟一二,時不以為然,現在方知先生之深邃。推薦木心先生的文學回憶錄,上下卷,敬為聖經。偽所羅門書大概是很多年前看過,當時的體會是碎片,不知言之何物。
baise
呵呵,我是嘲笑我自己也是嘲笑我“眼中”的文艺。我之前经常自诩自己是个伪文艺,照这么看来,我连“伪”都算不上。根本不明白真正文艺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然而,近期也不会打算去明白它。
看了这本自有一番纷繁的关于文学、艺术的“书”——他是谁,他在说啥?我在看啥?啥呀?
总而言之,没有喜欢的句子,没有值得分享的话语。just,书名和笔名好听,是不是很肤浅?对,我就是伪伪文艺者!
番茄心中的鼓声
四年前的留学计划到了今天还没能实行,但「无关」的事倒是捣鼓了不少,尝过了创业初期的难言苦涩与梦想初体验的甜头。但就是还没能到哥伦比亚的草坪「自我放牧」、知识的幽谷(御林军殿般的图书馆)取览任何一本某世纪某国的著作,还有雕像下的音乐会…
今后两三年,希望这些不是在计划构成外的计划。嗯。搞不懂独旅成瘾的女侠怎会变得异常矫情柔软不愿再孤身一人了,向一位知心的姐姐说到愿望有人(心动的最好)相伴实现愿望,姐姐说:“想做什么,想去哪里,去吧,在没有踏出自己这步前,你只是在心动里找一个合适的,而踏出自己这步孤勇走出去后,你将会在“合适里”遇见一个心动的,你说怎样会比较「科学」呢?”感谢有人能在此刻给予前行的“燃料”,或许心里已有犹豫或肯定答案,刚好翻到书中一句:“风太大,就什么都看不清了,那就满怀希望吧,不然满怀什么呢?”

M2V4P
可能是我才疏学浅吧,似懂非懂读完了木心先生的《xxxxxx》。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读完,因为第三辑的文字,亦无法理解木心老爷子想表达的意思。一二辑还是不错的,例如:“别人的滂沱快乐滴在我的肩上是不快乐的”,《涉及爱情的是个单行》:能疗伤的是时间里另外有东西,若把时间比糖浆,那疗伤药是浸在糖浆里,说不清,指不明。反正时间不是药,药在时间里。
木心老人家的诗仔细读还是有共鸣的,可能是我自己经历的太少了吧,毕业后就回了家,日子虽然过得安安稳稳,但是也索然无味,自己也并不喜欢现在的状态。人们常说人要有目标,有追求,要使自己积极向上,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找到今后想走的路。
雨夏
李开心寄于我《xxxx》,我不清楚是有意为之还是随心所致。“素履之往 独行愿也”出自《易·履》。意思是,在这尘世之中我一个人依然坚持自己的节操,就算只我一人孤独坚守我也情愿。
年轻时不明白为何“四十而不惑”,四十过了,经过的人和事多了,自然就不惑了,然“真不惑”亦或“装不惑”只有自己心中自明。世事变幻,面目不一,心念万千。木心先生一生沉浮跌宕,即便长年旅居海外仍无法找到心中所向往的乌托邦,我开始是不懂木先生的,觉得先生列数各大门派名家纯属炫技,直至那天深夜了解了先生的生平之后忽有顿悟。木心先生的文章是写给自己的,喃喃自语,随性而至,你若懂之,安好,不懂也罢。
木心先生说:“理想主义,是表示耐性较好的意思。然而在深夜里,我听到过的绝叫,都是从理想主义者的床头传来的,明月在天,大江东去,一声声的绝叫声,听惯了,就不太凄惨了。”读到此句,心头骤紧,对他而言理想主义不管在怎样的时代里,都是悲戚的小众,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
我不敢告诉李开心,我其实害怕读木心先生的文章,先生对人性的揭露让人不寒而栗。
《唐代的麦克白夫人》——有夫问其妻何以报答恩人
曰:“此活我者,何以报德?”
妻曰:“偿缣千匹可乎?”
曰:“未也。”
妻曰:“二千匹可否?”
亦曰:“未也。”
妻曰:“若此,不如杀之。”
除此,先生说“任何理想主义,都带有伤感情调”,所以每读一段先生的文字,我都会被带入到此种浓情之中,且想起外婆对我和姐姐讲述过的关于外公的故事,生于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少年离开乡绅家庭从江西远赴湖南求学,学成归来谋得高中教员一职,教授数学和俄语,性情温和,可结局却如此悲戚……
《xxxx》我没敢读完,这样的文字我暂且搁置,这样的情绪不能时时浸染,但我谢谢开心,让我知道在一些别样的世界里有光。
陶子
起初收到《xxxxxx》是因为开心听闻我要结婚了送我的新婚礼物,某天深夜我稍许阅读了几页。我始终最喜欢当我第一次翻开书时的那篇---《圆满》,我的婚礼主题是圆,我的名字最后一个字是缘,我先生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远,未来我们的小孩也会以yuan作为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我们俩没有什么很多宏大的想法,就是觉得在一起就好,他让我学会温柔,我让他变得开朗,写到这里我突然想把婚礼上我对他说的话回忆出大概发出来: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就在刚才你对我说完那番话后,我的眼前错乱的浮现出一些场景:你假装看不到我惨不忍睹的卷子,你会嘲笑我的短发像假发,你会闷不啃声的过来帮我搬课桌,你想方设法的教会我函数题,你会在每一个我不曾陪在你身边的地方想念我...你比任何人都要理解我,你懂得如何鼓励我,甚至你比我自己还要相信我。你知道吗?你的真心和善良,是我最想守护的事,未来我也会一直支持你,给予你所需要的力量。
谢谢你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一个女孩慢慢长大,最后,我想借用余光中先生所写的一本书的名字作为结尾:长长的路我们慢慢的走。我爱你。
谢谢与我阅读同一本书的你耐心的看完我写的这段话,也许你会觉得很无聊,也许你也会面带微笑,如果这件小事情能让你在繁忙艰辛的生活里能放松温暖几分钟,我就心满意足了。谢谢。

注意:各位参与者
告诉开心小助手你认为和你拥有同一本的人
点击阅读上一篇推文